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道听途说 >> 内容

夭夭之桃

时间:2011-6-9 9:29:02 点击:

  核心提示:   夜是喧嚣的,若要入定,除了宁静,还需宁静,外加充耳不闻。然而总有难耐的时候。我这个夜的魂灵,再也缄默不来了。看着他那一种鄙视的神情,听着那不屑的口吻,我逼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龌龊的灵魂,这个...
  夜是喧嚣的,若要入定,除了宁静,还需宁静,外加充耳不闻。然而总有难耐的时候。我这个夜的魂灵,再也缄默不来了。看着他那一种鄙视的神情,听着那不屑的口吻,我逼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龌龊的灵魂,这个被强奸了的魂灵。有着“处女情结”的我,恶心着他的“失身”,讨厌了他。
  一位我所熟识的男士,又来找我诉苦。口中精彩,无非是家长里短,惹了这人恨了那人,仿佛世间之人都曾对他不住一般。本无心听,然而却被其拉来,不经意间听到了他说的“处女情结”。一位目之为好友的女子将自己委身于人而又被抛弃的事实告知给这位仁兄,却又可怜地被这位看来仁厚的家伙在私底下鄙视,对我讲“我恶心她”。猛然听到,不是讶异于女子的失身,而是惊异于她竟然将她的事情告知给这样一个表面敦厚,实则猥琐的男子。世间人视之作《诗经》所言之“振振君子”,看来是受其蒙蔽颇深。
  我不禁痛恨起自己来。虽未曾扬流推波、饮其糟而啜其醨,却也是与世推移了。历年端午之霉运,倒是怀瑾握瑜的屈子怨我了。
  而今之世界,多有抛售之面具,更不少变脸之人。知面未必知人,知人未必识心。戚戚者未必小人,坦荡者倒多侠盗。然而又不能戒心四起,惶惶不可终日。偌大的一个人,如何行走,倒是一件难事了。有语所谓“江湖险恶”、“世道险恶,无力回天”,其实不愿相信的。孟子云“人性本善”,山水依旧,那仁善之人还是有存留的。我只觉得,你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然而这里的手段是方法和技能,也许会有打通关节疏浚关系,然而却非溜须拍马鸡鸣狗盗,更不能将那纯真的赤子伤害得体无完肤。诡诈,这个词是严重的,不想加诸于谁的身上,然而若是侮害纯纯荼毒真灵,想这一词汇也会不屑附身。
  这时的我,也不再郁郁于该女子的失身了。既然能将心事诉诸于如此之人,那么失身便不足为奇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芳华委人可以重生,心智不明心眼难开,到底难有好日子过的。
  魍魉魑魅虽然为恶,却常常是坦荡荡模样,不曾带着伪善的面具。最怕不戚戚于贫贱者委身于富贵。行之于言,常常是虽颉颃而飞,却多有龃龉,常有不平。当面称爹背面骂娘,多么可怕的景象!屈原当日之自投汨罗,想来是无奈之举。只盼望夭夭之桃,可以永葆芳华,“宜其室家”。
  面若傅粉,唇若施脂,未必就是临风何郎。慎哉乎!慎哉乎!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涂磊中文网(www.tulei.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hahago@yahoo.cn 站长QQ:1808608020 京ICP备09099170号-1
  •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提供网上自由讨论学习使用,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任何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行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从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向所有持版权者致最深歉意.